泉找到領結.jpg  


單數集用一﹑三等標示,偶數集用2﹑4等數字,是我自己覺得這樣比較好區別啦~

第4集

上集是咩與泉的決鬥正要展開。內容是尋找木場的寶物,說明後兩人出發,同學們在教室裡觀看。劍人不放心溜了出去。一群黑衣人欲綁架咩,為劍人所救。兩人逃了一段,黑衣人不再追來,原來理人已找來雙子執事支援,他們將黑衣人制伏了。而理人則是到了龍恩寺家。

兩人都帶著寶物箱回到教室,泉找到的是木場的執事教本,而咩拿出的是泉一度發現又留下的領結。咩獲勝,理人也回來了,說木場的寶物是泉小姐您。龍恩寺夫人見決鬥結束,欲強行帶走木場。咩以獲勝者的身份希望木場繼續侍奉泉,學園長也幫著說話,但夫人不理會,理人便將夫人的情夫之事點了一下,夫人只有退讓。

泉原諒夫人的作為,也要咩再提個要求。咩只要求以名字稱呼表示親近。回去的路上咩向理人道謝,劍人吃醋。

雙子執事回報金太郎,黑衣人是詩織的手下,擔心咩的安危。金太郎右前方大魚缸裡,一條淺色大魚正在騷擾一隻小紅魚。金太郎認為若咩這樣就被打倒,說明她也只是平庸之輩。抬頭一看,視訊連線的人竟是Rose學園長。

這晚咩與柴田兄弟到夏美家吃晚餐。席間提到執事的房間也在小姐的宿舍裡,大家七嘴八舌,劍人更加不悅。回到宿舍,因為剛才的對話讓氣氛很尷尬,多美與神田也察覺兩人曖昧的神情。咩覺得不好意思硬留多美一起睡,被整。

次日泉主動向咩打招呼,同學也很訝異兩人以名字互稱。咩的內心旁白:決鬥後一切又恢復正常,改變的是泉叫我咩,以及我對理人的感覺。理人與其他執事站在教室後方,窗外有奇怪的光線照在理人臉上,時而閃爍,理人似乎發現了什麼。

泉私下與咩談,很小心確認四周沒有人在,才說出忍在教堂裡與泉的對話,又點出背後真正要將咩趕走的人是露琪亞。理人到露琪亞宮,詩織一個人等著他來。忍出現在咩與泉的面前,承認自己有意將咩趕走,但露琪亞不知道此事,全是他個人主張。又要咩跟他走到露琪亞宮外。咩很驚訝地看到屋內詩織笑容可掬,緊緊握著理人的手。忍在旁邊說明柴田理人一年前是露琪亞的執事,忍則是第二執事。因為露琪亞沒去上課,所以少有人知道此事。「拆散他們的,就是咩小姐您!」如果咩沒有出現,露琪亞就是唯一的繼承人,而理人也沒必要離開露琪亞。「露琪亞小姐不是身體患病,」咩第一次看到詩織努力地站了起來,「而是因為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使得內心傷痕累累。」咩的眼中泛著淚光。詩織站穩了,擁抱著理人。「他們明明是那麼的需要彼此....」咩的眼淚就快掉了下來,不願再看著眼前這一幕,轉身離開了。

 

本劇時常運用類似舞台劇或MV的手法,例如露琪亞在屋內與理人的互動,竟然與屋外忍的說明配合得天衣無縫。大約露琪亞派的人物都會出現(咩與柴田兄弟就自然得多),刻意安排的走位與動作﹑特殊的拍攝角度與打光﹑濾鏡與特效的運用等等。我個人並沒有很排斥這種風格,雖然也說不上很喜歡。看習慣之後覺得忍的白髮造型與這種風格是統一的,如果說白髮很怪異,那麼第三集中忍到教堂用條件慫恿泉找咩決鬥時,屋外突然雷雨交加,畫面竟帶到獨自在溫室內的露琪亞:昏暗的天色加上不時出現的閃電,透過玻璃屋牆照進屋內,露琪亞一個人坐在輪椅上,得意又有些瘋狂似地大笑起來。好一幅詭譎的畫面。還有我提過兩次的,第一集最後的秘教燭光聚會;第一集料理比賽忍與詩織出場時,背後光芒四射瑞氣千條。

為了露琪亞.jpg  

這集裡忍向咩與泉說明時,說到「這一切都是為了露琪亞小姐」,目光看向上,淺藍色的燈光放射狀照下來,忍的全白造型讓淺藍光更刺眼。超脫一切的神情,自言自語似地說出這句話,彷彿只要心中常存著「為了露琪亞小姐」的神聖目標,任何罪惡都可以由自己承擔;只要是為了露琪亞,就算遭受悽慘的報復,自己的靈魂也能得到救贖。這些例子還有很多,不一一列舉。相比之下,白髮根本不算特別詭異。(只是這個造型會讓人有很多聯想,可能是爆笑的)

金太郎魚缸裡的魚,代表著詩織與咩的互動。學園長Rose似乎與金太郎很熟,不知她對咩是敵是友。金太郎對於雙子執事所擔心的事的回應,緯來似乎不是這樣翻的。我選這個版本,因為這才符合金太郎的作風,況且此時金太郎若出面勸阻詩織,極有可能適得其反,讓詩織認為除了理人之外,連金太郎爺爺都護著咩,會提前對咩做出更恐怖的舉動。

*   *   *

 

理人緩緩推開詩織正要走,詩織不想放人。理人責怪詩織擾亂龍恩寺家,說她變了。詩織突然怒目相向,反問是誰讓她變成這個樣子,理人你也變了。詩織說理人一定會回到她身邊的,轉身開始狂笑。理人看不下去,快速離開。

咩跑到湖邊。不遠處劍人正在散步,看到咩正想上前,發現有人走來於是躲在樹後。忍走來。
「我能理解您的心情。對咩小姐來說,真相太過殘酷。但我身為露琪亞小姐的執事....」
「因為你身為露琪亞的執事,你想要讓理人回到她身邊,所以才讓我跟泉決鬥嗎?」咩打斷他的話。
「小姐的幸福就是我們做執事最大的幸福。您也不例外,咩小姐。」漸漸走近咩,咩感覺氣氛怪異,不自在。「我所服侍的露琪亞小姐需要的是理人,而理人也需要露琪亞小姐。既然如此,就讓我來安慰孤單寂寞的您。」忍作勢要親吻咩,劍人欲上前阻止。

shinobu.jpg  
咩踩了忍一腳,「別開玩笑了。再有下次,別怪我不客氣。」咩離開,又回頭補了一句「我心意已決」。劍人追上去。忍緩緩低頭看一下鞋子,冷笑道「可別後悔喔,小姑娘。」

 

詩織不管理人想法的瘋狂笑容,其實正在說明她只當理人是個心愛的玩具,只要這個玩具一直能留在手裡就好了,理人愛不愛她,理人心裡怎麼看她,她可以不在意。

忍在擾亂他人時,說話往往不會直截了當地說重點,開頭會有一段舖陳。我沒辦法聽一次就記住所有細節,只好把他的話都記下來。雖然是中譯,不過我看過的三個中譯版本大致上差不多,所以不特別深究翻譯的問題。(當然只有忍的對話我才會逐字記下來)

忍對咩的舉動該如何解釋,是我遇到最大的難題。(唉~)

我認為不可能是忍說出的理由,因為他與咩沒什麼相處機會,沒感情基礎。說到要「安慰孤單寂寞的您」,有人陪伴就可以把理人還給詩織的話,由忍自己下海出面,還不如把劍人拱出來。我覺得一直以來忍對咩如何出招都很小心,會考慮到後續的效果,只有到了後期咩變得堅強,忍的攻擊才顯得愈來愈不夠力。

我考慮過「說給劍人聽」這個可能。因為咩跑到湖邊時,劍人只是悠閒地在散步,或許忍早就注意到劍人在一旁,所以故意玩弄咩,讓她說出自己對理人的想法。不過依我對全劇的印象,要是忍真的做這種打算,應該會出現幾秒的鏡頭,說明忍注意到劍人也在場,同時內心有所盤算;而且在劍人追著咩離開後,忍應該是看著劍人的背影冷冷一笑。但是完全沒有這些部份,而且咩會如何回話,也不是很容易預期的。針對劍人這個解釋,似乎不是很站得住。

如果回到我最單純的感受,那麼從他們在溫室外看到理人與詩織在屋內這邊開始,忍在對咩解說時,一開始是抱怨咩的出現讓詩織受到那麼大的衝擊。後來詩織站起來抱住理人,咩看不下去跑走時,忍轉過頭來看向咩:

shinobu3.jpg  

(喵的咧)我一直很訝異,忍竟然露出這種眼神!全然不是「戲終於演完了」或是「計謀應該成功了」的神情。詩織抱著理人時,理人完全沒有伸手抱住詩織,而且咩離開之後,大家都看到他們的互動,只是詩織一廂情願地要理人留下。這點忍當然也清楚,他對咩說的那些話,絕大部份是他編的,這不是分明在演戲擾亂咩的心情嗎。

那麼,忍這種眼神在表達什麼?難道是覺得咩很可憐??(雖然這個「可憐」是帶著看不起她的意思)所以突然冒出一個奇怪的念頭,乾脆他們兩個湊一起好了?於是在湖邊有那樣的舉動?結果這個小姑娘不領情,還踩了他一腳(背景竟然有直昇機飛過的聲音,是以之代替烏鴉叫聲嗎?),真令他火大,下次我整你不會那麼客氣了。

以上是我最直接的感受,我很想推翻這個解釋,但是目前看來是最符合這段的畫面﹑音樂等等整體所呈現的意象。不想接受的理由是前面提到的,忍對咩不曾表現過這麼沒有詳細規劃的言行。大概是畫面對我而言太刺激,我無法冷靜思考,哎~

不過,要說到手下留情,忍的確在很多地方手下留情。相較之下,多美出手就狠多了。後面有幾個地方,也看到忍其實並不想出手太重,達到一定程度的威嚇效果就好了。但即便是如此,自己下海對咩的輕浮舉動還是不必要的,而且後續也沒看到忍因為這件事對咩有什麼不一樣的想法。不過這一幕放在預告裡的確很有話題性。

*   *   *

 

咩走了一段劍人才叫住她,咩不想提剛才的事,但劍人聽到他們對話,對於咩的「心意已決」相當在意。次日班上來了位新同學,正是露琪亞。學園長在一旁看著:「終於出招了呢....」

 

劍人雖然常常有很大的動作,嗆人時很大聲,給人過動的感覺。不過他很能察言觀色,該安靜的時候絕對不吵,沉默﹑專注﹑若有所悟的鏡頭其實相當多;而與人爭論時,提出的質疑也十分中肯,並不是單純要護著咩而什麼道理都不顧的那一型,只要對方說的有理,他會安安靜靜地聽著。重看幾遍之後,我才了解為什麼金太郎打算好好栽培他。如果寫完忍的部份我還有餘力,大概會寫一篇談劍人吧。

露琪亞出現在教室時,我發現理花與不二子似乎不是很高興,面有難色(!?)但是下一集開頭便推翻了這種不太歡迎露琪亞出現的感覺。這裡的銜接不是很仔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sadirak 的頭像
psadirak

psadirak

psadir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