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第10集綜合.jpg  

濾鏡很好玩的說,我也來玩~~

第9﹑第10集

理人離開詩織回到咩身邊,咩也重回聖露琪亞。多美與忍在露琪亞宮客廳為這個局面討論對策,多美略帶埋怨地說當時原本可以了結的。忍神情奇異地一笑,多美問他到底在想什麼。突然傳來花瓶摔破的聲音,詩織發狂似地喊著理人在哪裡。多美上前試著安撫她,詩織卻將多美推倒在地,同時命令忍不擇手段將咩推入痛苦深淵。忍聞言有些錯愕,但隨即接受命令。

次日,咩的同班同學不是在校園內遭受攻擊,就是家族出事。大家心裡明白是露琪亞主導。雙子執事接咩到金太郎處,祖孫第一次見面。稍微聊幾句後,詩織與忍也出現了,金太郎才說今天要公佈繼承人是誰。結果由詩織繼承,同時指定理人三日後陪詩織到美國參加儀式。這事也和同學說了,但大家心裡都站在咩那邊。

詩織在住處,對自己獲勝很開心。為了答謝忍,問他的願望。忍想了一下,說「什麼都沒有,能待在露琪亞小姐身邊我已經很心滿意足了。」詩織表示感謝,卻補上一句「不過,也快要分別了。」忍深受打擊。

咩去找學園長,沒找到,卻遇見詩織。詩織說答應將咩父母合葬是騙她的,又說出學園長原本是周太郎的未婚妻之事,痛責咩的父母自私,連詩織也成為犧牲品。咩受到一連串重大打擊,一度失蹤。理人從學園長那裡知道上一代之間的完整故事。找到咩,將咩父母預先寄放在學園長那裡的信交給她。讀完信咩重新振作起來,回去向詩織提出DUELO,以執事柴田理人為賭注。詩織則提出,如果她失敗,就離開學校並放棄理人與繼承人之位;但若咩失敗,理人要永遠跟隨詩織,而咩與全班同學退學。在同學支持下,咩答應了,當晚就展開決鬥。詩織離開後,理人被多美的箭射中。包紮後仍然帶傷上陣。

理人從一開始就佔下風,打得很狼狽,詩織趁機走到咩身邊,要她考量理人的安危認輸,同時答應若她認輸就取消退學的要求。咩斷然拒絕,詩織大怒,對忍下令不管理人會怎樣,快獲勝將理人給她。忍雖然接受命令,卻顯得很受挫。此時詩織拿出暗藏的小刀要傷害咩,理人不顧忍向自己身上砍來的一劍,將手中的劍指向詩織,請她不要傷害咩。詩織十分震驚,跌坐地上不語。理人則在咩的鼓勵之下打敗忍,詩織也認輸。趁著大家為理人與咩歡呼時,忍抱著詩織回到露琪亞宮。

咩與柴田兄弟覺得不對,迅速來到露琪亞宮。詩織獨自在房間裡,忍把其他人擋在外頭,同時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咩衝進房間,欲阻止詩織自盡。經過幾番拉扯,最後咩抱住詩織,感謝她一肩扛起本鄉家的責任,才讓咩與父母過著幸福的生活,請詩織今後一定幸福地活下去。詩織受到感動,放棄自盡的念頭。

*    *    *


到這裡就算完結了(無誤) XD 我要的重點當然是這樣,寫太多會離題。最後在咩寫信時稍微帶一下,詩織的健康好轉,同時也相信自己不是孤獨一人,忍會不離不棄地守護她。

終於寫到最後一篇,我也拖了很久,大概是心情很複雜吧。

 

詩織以為自己穩贏了,沒想到理人又跑走,還與自己親弟弟打了一架,感動了咩,咩也決定再回學校。出乎她意料的局面,失去掌控的主權令詩織恐慌,於是決定傾全力打擊咩。「不擇手段」以前詩織對多美說過,然而多美的能力與權限不大,能玩的也只有偷拍﹑找打手這一類。而這次詩織是對忍下達這樣的命令,詩織給忍的權力就大多了,舉凡干涉舊華族龍恩寺家繼承人之位﹑國家級重要單位等等,都是忍可以做得到的。他也順著詩織的想法,要讓咩知道自己的同學們因為她的關係而受害。像神戶美和子一樣整垮其他企業只是小菜一碟,就算是別國黑道的領頭大哥,詩織的權力仍然可以影響他的地位。恣意地操弄他人,盡情地展現自己所擁有的權力。但這次和以前又不一樣了,以前都是單點突破,只選定單一對象下手,而現在詩織的要求是整肅咩所有的同學。一個月的學費就要一億日元,能支付得起這樣的學費,這些家族的實力必定有相當的水準,一次要對付這麼多有份量的企業與家族,本鄉家也勢必要付出一些代價。我想忍在聽到這樣的命令時感到錯愕,與這個理由有關,同時他也發現,理人離開這件事,對詩織造成的刺激遠大過自己所預期的。

(暗黑的想法:對夏美家出手不是更省成本也更有效嗎?大概不能展現氣魄,不屑為之吧)

我懷疑金太郎宣佈由詩織繼承,和這些大規模攻擊有關。能夠不惜一切,動搖本鄉家也無所謂,一定要得到理人的決心,金太郎看到了。並非金太郎怕詩織,老狐狸才沒這麼弱,只是時機已成熟。金太郎宣佈詩織為繼承人之時,詩織先是訝異,後來相當高興;而忍卻一直沒有高興的表情,反倒是繃緊神經的。如果詩織毫無疑問可以擔任繼承人,又何必重新栽培咩?如果金太郎想讓親孫女接棒,也不用等到咩長這麼大才找來。因為詩織病了,可能無法承擔重責,這點忍也清楚,所以聽到金太郎的決定時,一點也不高興,詩織接下來要面對的事情可能更沉重,甚至會壓垮她。他知道,這是金太郎給出的最後的考驗,給兩位小姐,也是給兩位執事的考驗。

詩織那句「快要分別了」,對忍的傷害最深最重,也種下決鬥失敗的種子。如果只是像以前一樣,把理人奪回來當個洋娃娃,忍還能接受。詩織不能像咩對理人一般回應忍的心意也無妨,如他所言,能留在詩織身邊已經足夠。但是他萬萬沒料到,詩織竟然打算在奪得理人之後就把他踢到一邊。那麼,只要理人回來,就表示忍可能無法再侍奉詩織,決鬥勝利之日,即是將與詩織告別之時,這樣忍如何能全力應戰?

 

決鬥時,忍與理人甫一交手,理人的劍就被打落,第一招就令對手氣勢消了一大半。照理來說已經可以宣判忍獲勝了,但忍並不趁虛而入,逼使理人或咩認輸,反而等著理人把劍撿起來繼續;第二招傷理人於無形,好整以暇地輕鬆打,理人則是肩負重傷跪在地上。這是配合詩織的想法而做的。詩織心中的「恩威並施」,就是先把對方逼入絕境,然後明示對方如果能幫她做什麼事,答應她開出的條件,她便會運用自己的權力拯救對方。所以她走到咩身邊,向咩開出優厚的條件,期待咩會臣服於她所賜的恩典。而咩竟然不顧後果,堅持不妥協,於是詩織怒而下令不管理人會如何,一定要打倒他,讓她得到理人。詩織這句真是幫了倒忙,勾起忍最不想面對的事,忍的神情一沉,雖然勉強應和,但鬥志卻消減不少。

理人奮不顧身,阻止詩織傷害咩。這一劍才令詩織醒悟,理人已經不再像以前一樣,把執事身份放在第一,本鄉家的命令必須照單全收,甘願當個任由她擺佈的洋娃娃陪在自己身邊。為了他重要的咩小姐,柴田家執事對本鄉家小姐應有的態度都可以置之度外,「本鄉詩織」的名號失去了呼風喚雨的能力,承受多年的苦痛﹑盡一切努力追求的繼承人之位,竟然如此無力,至此她不得不承認自己徹底失敗了。

如果在籠中決鬥的是多美,我想她看到詩織如此失望,反而會激起鬥志努力擊敗理人,將理人獻給心中的女神。不過忍沒這麼做,他選擇和詩織一樣被打敗。詩織的鬥志已被徹底擊潰,讓她得勝,依原先的安排繼承本鄉家,大概也只剩下空殼。還不如把一切都放下,讓詩織好好休息。如果她打算像戰敗的古代名將自盡,忍也願意像家臣追隨主公而去,更願意為自己心愛的小姐而殉情。最後決鬥她穿白色禮服,刻意選了婚紗常見款式的。決鬥結束後,在大家沒注意的狀況下,忍抱著她悄悄離開,走過花拱門,天色已暗,兩側刺眼的地燈照耀著,還蠻有詭秘婚禮的氣氛,不禁令我想到「被時間遺忘的小屋」那首詩。

(多美這個電燈泡就滾遠一點)

愈想愈覺得忍和韓國古裝劇「王與我」的男主角很像,為了心愛的小姐可以付出一切。忍雖然不像處善為了進宮那麼犧牲,但素花可是一直把處善視為最能信賴﹑最重要的朋友,這點忍就沒有處善那麼幸福了。

我一度很不滿,忍為什麼不在適當的時候勸勸詩織?為何不在事情發展到難以收拾的地步之前勸阻?正如劍人罵神田的話,一開始就該阻止。執事並非不能提出自己的看法,理人與赤羽雙子都曾向所侍奉的主人提過自己的意見,可是忍一直都是順著詩織的意思做事,除了罵理人是廢那裡,他幾乎都謹記自己是詩織的代理人這個身份,甚至言行都呈現「詩織模式」。

不過,勸詩織真的有用嗎?學園長Rose一度看不下去,想稍微勸說,但是詩織卻武裝起來,攻擊她未婚夫被搶走的往事。顯然勸她只會讓詩織把對方當成敵人,更增加她內心的孤獨感而已。所以忍完全不勸,什麼事都順著她,未嘗不是個適宜的方式。他已經做到他所能做的最好的地步了,忍畢竟不是理人或咩,詩織的心結並不能完全依靠他的努力而解開。好在編劇給了happy ending,忍總算有個比金處善好多了的結局。

 

*    *    *

 

良川夫婦.jpg  
當然是亂入,不過也蠻應景的 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sadirak 的頭像
psadirak

psadirak

psadir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