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很高興跟上NHK的進度,結果又拖延了~~

第五集首播日是6/28,那就從島田開始XD 

中流美和珠緒吵起來,島田讓她們說個夠。劇情安排上我覺得ok,珠緒把翔的想法告訴中流美,加上後面的事情,中流美總算開始了解自己給翔的壓力。放任她們吵一吵也是一種溝通,看來島田是清楚這一點的,所以雖然在塾長室做出這種無視主人的舉動,但他沒有任何不悅(因為這樣所以後來由美子和珠緒就常常亂入塾長室嗎)。不過這裡我覺得取鏡頭有些奇怪,島田的特寫過多,為什麼要強調他在打醬油?氣氛上又不是搞笑,也不適合搞笑。 

在家已經喝了不少的由美子找島田抱怨。島田談到自己的事,讓由美子開始了解家裡沒有翔的位置。島田離婚的梗在這裡用上(和有錢人家的小姐結婚....是一位叫玲子的外交官之女嗎)原來島田以前對於「家」的期待,和由美子一樣追求表面風光。所以他想幫助由美子,不要走上和他相同的道路。才不是有意誘拐人妻,聽了島田那番話,我認為他若是再婚應該不會找像由美子這樣的西伯利亞......

由美子本來就會出現一些誇張的動作與表情,但這段還有其他細節:突然坐到島田身邊一付好像想勾引人的樣子問他為何離婚﹑快崩潰的尖銳聲音﹑喝醉後動作更誇張﹑最後又抱著島田痛哭  <囧>  每一項強度都很強,全部加在一起,讓我覺得好亂好做作。就那麼想誤導觀眾他們之間有x情嗎?並不是我覺得演員不相配,而是認為劇情發展上沒必要這樣處理。

拍得怪怪的地方還不少,既然要吐槽就全挑出來。和珠緒說明以九州醫大為目標,島田從擺放掛圖那區走下來時,攝影機特別用很不自然的仰角拍攝,看起來好像在樓梯下方嚴重擋住島田的動線="= 又不是在拍醫龍,前面幾集也沒用這麼特別的角度,這裡是怎麼了?

暫停細看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了:
utage05_002.jpg  
寧可讓觀眾覺得怪怪的,也要告訴觀眾劇組對於天花板很用心......orz

第三集也有某個地方,一個轉身的動作離攝影機太近呈現失焦,演員沒其他動線選擇,而失焦的效果只覺得突兀沒什麼必要性。第一﹑二﹑三﹑五集的導演都是勝田夏子,我開始怕你了。

第六集島田的份量就少了很多。還剩下兩集,第七集搞笑令人印象深刻,第八集呢?好像只有和珠緒相關的部份島田才會出場071_嘆息.gif  

 

日劇對於中流美怎麼看健治,沒有直接演出來,只有從可奈口中間接猜測,由美子對於健治目前的成就,似乎仍然有不滿意之處。我覺得可奈不會沒由來地質疑由美子和健治結婚是否正確,而且還說了兩次。從由美子愛挑剔的個性雖然不難理解這一點,但有沒有演出來感覺上還是有差別。家裡沒有翔的位置,敏感的健治也開始煩惱,他在福原家的位置,和他在公司的位置息息相關。中流美會向外人介紹健治是日芝的部長,故意省略”子公司”,一旦失去日芝電氣子公司部長的地位,中流美是不是會更看不起他?

雖然翔與健治的實情總有一天要告知北澤,但看可奈和中流美向來的作為,瞞到瞞不下去為止的機率還是最高的吧。可奈的婚禮上,大家以為最會漏餡的翔忍下來了,以為最安全的健治竟然公開自爆。其實我覺得那樣的場合中難免會遇到一些不太重要但不嚼舌根會死的人,選擇性地說話可以避免一些麻煩。現實生活裡我不太同意這麼做,但此時自爆的戲劇效果非常好。我對渡邊一慶的印象多半是演上班族,其他類型的角色似乎沒看過,但上班族應該是他的拿手項目。自爆這段相當不錯,演說內容與演員表現都很棒,是我一路看到現在最感動的地方。

 

第五集中流美好不容易了解到說謊等於否定翔的存在,第六集婚宴上被妹妹兒子酸了一句,中流美又退回那個把面子放第一的西伯利亞,第五集的領悟在酒醒了之後好像就忘了。在珠緒從旁鼓動之下,翔好不容易出席了,結果卻是要他重操舊業,回到家裡扮演那個被主流觀點認可,努力上進的好兒子好弟弟。由美子喝醉後流淚道歉簡直是哭假的,好在老爸不惜丟自己的臉,又得罪老婆和女兒也要挺他,還算有一些溫暖。我也希望中流美能多了解翔一點,對自己的想法行為有更多的調整,可是她碰到挑戰就完全回到原本的模式,雖然對她不爽但這種反應蠻真實的。要撼動中流美長年以來的信仰談何容易,身邊還有個教母大人,要調整就等於要對教母大人有所抗衡。不過勒,完結篇就要到了,這麼發展下去,是不是母子兩方仍堅守原本的想法,除了珠緒沒有人大改變?這樣也可以,但是要小心收尾,不然會有一種「這部戲到底想說什麼?」的疑惑。

 

北澤不想結婚,可奈堅持要生下孩子,怎麼兩人的個性冒出大轉變?可奈從婚活女王突然變成痴情女子,包容可奈只是派遣人員的北澤成了x後不理的玩咖。更扯的是由美子去說幾句就收服北澤,直到婚禮都十分順利,北澤看起來是誠心地把福原一家人都視為自家人 囧 北澤對結婚的猶豫應該多一點戲份,可奈的想法也是,現在看起來很像在趕進度。我曾經想過,可奈是不是故意在中流美面前痛哭裝痴情,好讓中流美自動幫她找北澤喝咖啡。但是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可奈存有這種心機。

可奈說由美子比較關心翔,我一路看下來也是相同的感覺。可奈和北澤交往,由美子似乎很少過問關於北澤的事,年收入一億就萬事ok嗎?可奈向來沒出大問題,個性上也比翔強勢不容易控制,可以理解由美子為何比較少管她,但感覺上由美子還是偏愛翔多一點。翔一定不喜歡老媽管他婚禮的大小事,但從試婚紗﹑場地與捧花﹑賓客名單等細節,可奈好像很高興由美子積極參與,不覺得她住海邊。

 

覺得珠緒太過辛苦時一度想勸退,但明白珠緒不想放棄後,翔也在想辦法幫著她。除了當起家庭主夫洗碗洗衣,又向滿津枝借錢,簽了 賣身契 滿翔密約。讓珠緒全力衝刺考醫大,這點兩人沒有歧異後,第六集出現珠緒學習的成就感無法和翔分享,彼此間話題減少感到困擾。重點來了啊,珠緒抽空和翔輕鬆吃飯維繫感情,這樣可以一直撐著嗎?翔會做些什麼呢?為了消除這個隔閡所以翔願意去考大學嗎?其實我不是很想看到這種改變,感覺有點老套,來個不一樣的吧?

滿津枝借給翔的三百萬,被塑造成包著草莓果醬的毒藥。她是不是和中流美的想法一樣,認為珠緒不可能考上,所乾脆藉此要求翔去考大學?若是這樣的話,珠緒兩年後考上的機會很大,因為這個最終boss好像還沒受到什麼大衝擊,最好的方法當然是讓她的期待落空。

 

*     *     *

照例提一下聽不懂只能看畫面的新進度第七集:

 

不是只有珠緒炫耀,三人一起向中流美扮鬼臉,真是比經典萬用四熊圖還要機車 XDDD

哲青塾塾長室,什麼都有,什麼都擺,住個珠緒也不奇怪~~011_無言.gif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sadirak 的頭像
psadirak

psadirak

psadir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